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封不觉X王叹之】一起排个本?(1)

基本是坑,懒加注释,随便玩玩,且看且忘【。

CP:封不觉X王叹之

 

 

一起排个本?

 

 

 

…………

 

【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您的小队正在加入团队生存模式(噩梦),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两人。】

【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

【匹配完成,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开场白是老电影翻译腔,慢悠悠地在耳边响起。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结算奖励时可获得100%的通关基础经验加成。】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你是一名私家侦探,原本在临市过着闲散的单身生活。】

第一人称的观察视角也同样是怀旧式的昏黄暗淡,还时不时有些失真的噪点飘过,封不觉看到了自己把脚翘到办公桌上,软帽扣脸打瞌睡的样子。

“私家侦探这么打混要饿死了吧……”

【而就在上个月,你收到了友人的信件,他忧虑而惊慌地向你寻求帮助。】

画面向下移动,出现了一双打开火漆印拿出信纸的手。

【在信上提到,他去探访独居多年的堂叔时,发现这位老人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他深深地沉迷于一种从未听说过的教派,每日将自己闭锁在书房之中,精神也出现了异常,而他本人在陪伴老人的寥寥数日中,似乎也逐渐感受到了,那不可名状的恐怖……】

听着剧情简介,封不觉心中暗道:“这个高亮的形容词,还有这个剧情走向,略熟悉的感觉啊,莫非是那个……”

【重要提示:您的装备效果已被清零;您的原始技能与物品栏已被锁定;您服装口袋中的物品已作屏蔽处理。部分新的随机技能被加入,个人数值可点击界面查看。】

…………

【主线任务已触发。】

【与队友会合。】

 

片头的CG剧情信息看似不多,封不觉却已经比较满意了,毕竟这是噩梦难度,不能要求太多。虽然目前还不确定剧本引用了几成这个古老的设定——像血源诅咒那样擦边也有可能,但看到些熟悉的东西还是能令人心情愉快的。

经过系统那一长串耳熟能详的废话之后,封不觉终于取得了行动控制权。

上来就先打了个寒颤,感到冬雨特有的湿寒之气扑面而来,周围萦绕着一股混杂酒臭与焦糊的味道,视野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他所驾驶的这辆老式汽车已经冲出路面,车头顶在道边的树上,挡风玻璃被震碎了一大片,正从破口往车内潲雨,车前盖翘起,发动机闷声不响地冒着黑烟,看样子倒是不会爆炸了。而副驾座位上倒着一个小钢瓶,里面酒液洒出来一摊。

封不觉环视了一周之后做出结论。“这是开着车撞树上了,还是酒驾啊喂……算了,正常情况。”他打开界面查看自己剩余的生命值,有了另外的发现。

“哦嚯~~连SAN(理智)值都有,看来是CoC(The Call of Cthulhu克苏鲁的呼唤)系的剧本啊。”

与原本的桌游体系不同的是,游戏省略了掷骰子的步骤,个人数值直接经过系统合理地削弱与量化,变成界面可见的数值,不得不说方便了许多。

封不觉仔细看了下,本以为自己可能会得到个SAN为0的黑色幽默式测定,没想到数值竟然有89之高,堪称钢筋铁板。

“哈哈哈哈我没疯!放开我我没疯呼呼哈哈哈哈!”封不觉在心里真情实感地演了一把,“……嗯,不错,其他的数值都和普通人区别不大……这个剧本我的优势有两方面,除了第二血槽SAN值充足之外,还了解一些这个世界观设定,应该可以尽量避免作死的情况……不过也不能乐观啊,除了某个喜欢爽朗笑的黑叔叔还能试着谈谈人生,其他Boss估计都是无法沟通的,见面就算不强行原地发疯,随便出来个眷族,对普通人来说也算虐杀级别——小叹的设定是那个‘写信向我求助的好友’没跑了……没有和我在一个地方登录,看来探索者的引入剧情果然是分开的……”

再往下拉就是技能信息了,阅读到这一部分时,觉哥脸上自得其乐的微笑慢慢、慢慢地凝固了。

 

【快速交谈55。心理学70。图书馆65。】

【烹饪70。】

【头槌80。】

【驾驶(汽车)40。】

【(注:为了保证游戏剧情的连贯性,技能判定为系统暗骰。)】

……

 

“……喂喂,前面几个看来是根据我的实力评估出的技能,还算合理。但是后面怎么看都是故意来捣乱的吧,坑坑新手凑合,信不信老玩家掀桌啊!”封不觉的脑中疯狂吐槽着,在座位上把全身上下搜了个遍。

除开手腕有个裂了道缝已经不走了的手表,他在最外层的防水风衣的口袋里摸到一个装了些钱的皮夹,侦探证(“这也能有证!”),以及一根铅笔,一本记事本,里面夹着封看起来已经拆开过的信。

为了避免被扑进车窗的雨水浸湿字迹,他匆匆扫了一眼内容——原本也没有几行,而且字迹难辨认的程度非常符合小叹现实中的职业——确认是剧情介绍里提到过的那封信之后,便压抑住自己的阅读癖放回衣服内袋——等找到一个干燥有光的地方再看也不迟。

封不觉把小酒瓶揣进兜里,再将这辆抛锚破车的里里外外翻腾了一遍,甚至连车座里的海绵和弹簧都掏出来了,依然一无所获。当他以大贤者的表情打开最后的希望:后备箱之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活活逼死我啊这是!”封不觉举起在后备箱里找到的唯一可用的装备朝天吼道,“发配完辣鸡技能之后以为顺手丢个物理学圣剑就能打发我了吗!我的外观配上这玩意儿多大恶意啊,出门左拐走不到二十步就会被一群紧身衣【哔——】给打爆吧?!”

封不觉的手中,赫然握着一根锈迹斑斑的撬棍。

 

然则吐槽并没什么卵用,当然是不会有人出来回答他的……封不觉保持这个姿势十秒钟之后,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臂。

有句老话,同一个模组交给不同思路的Keeper,剧情难度也会千差万别,封不觉此时已经产生预感,恐怕这个副本的KP守密者(如果存在的话)是一个对玩家充满恶意的抖S。

封不觉拢了拢外套,开始沿路往车头正对着的前方路段走去。他准备试试看能不能搭顺风车。仔细听,还能听见封不觉嘴里小声念叨着,“好吧……如果这是一个关于‘你有朋友×1,撬棍×1,组合起来可正面刚神’的冷笑话,那我勉强原谅了。”

这凄风苦雨荒郊野地的,高举长条形金属物,万一被雷劈中可太冤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明确,那就是依据主线行动。他和小叹身为剧本唯二的两个调查员,自然应该尽快汇合才能继续剧情,更何况,从自己这边的导入剧情已经能看得出,小叹身处于风口浪尖,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系统似乎尚且没有残忍到让他步行几公里进城的地步,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封不觉就等来了一辆破旧的货车。

司机听了封不觉一番苦痛又诚恳的解释之后,点了点头,允许他搭个顺风车,然而这人没有对他随身携带一根撬棍有任何疑问,也不像其他跑长途的老司机那样喜欢聊天解乏,封不觉坐在副驾,旁敲侧击地打听城内的小道消息,而司机只在罩住大半张脸的口罩后面冒几个单词,语调还很含糊,仿佛嘴里含着口水似的,根本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同时,他的身上还持续散发着一股微妙的怪味。

“上来就是深潜者啊……”封不觉想到,他耸耸肩,最后象征性地感叹了一句今天天气真糟啊,就不再继续问话了。以现在的身体素质,激怒这个NPC可是不明智的选择。

十几分钟之内车窗两侧的景物都没有什么变化,清一色的乏味的荒郊野地,在远处偶尔有农舍的轮廓,但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周围便出现了许多属于市内的建筑,比如酒馆、饭店。这类传送一般的快速过场相当于系统的提醒:想通过这条路逃出城市是不太现实的。司机把车停到大路口,等封不觉脚一踩上地,立刻目不斜视地开车走了,连封不觉一开始许诺给他的酬金也没要。

“……这货还是个雷锋啊卧槽。”

 

这一片住宅区环境整洁而又显得相当荒凉,几栋古旧的洋房中只有一栋是比较特殊的,在二层的窗户内亮着昏暗的光,要不是周围凄风苦雨,还真不容易看着。封不觉用风衣挡着雨,把笔记本内的信件又掏出来看了看,确认一遍地址没错,便上前一手敲门,一手背着握紧撬棍,做好两手准备。

“哎哟觉哥啊你可来了啊,我这都快吓掉线了。”

看到封不觉出现,王叹之激动得好像见到了革命同志一般,紧紧握住他的手,觉哥则是非常配合地跟他上下摇了摇。

“王叹之同志,你辛苦了。”

“不辛苦,报效祖国——哎,”王叹之不好意思地笑笑,松开了手,带着封不觉一边往里走一边讲着,“这屋里可真阴森啊,没电就不说了,连蜡烛都亮不起来,跟豆子似的。”他手里攥着的蜡烛头确实只有一点儿。

“那个求助信是你这个角色写的吧。”封不觉确认道。

“对,我这边的片头CG是写信,还展示了一些堂叔的事,说起来啊,我刚进剧本没搞明白这个设定是怎么回事,现在有点想起来了,以前咱们俩是不是玩过这类的桌游?什么克鲁……”

“克苏鲁啊,估计不是照搬,不过大体就那样吧。”

“主线让探查屋内我就翻了翻书架,结果翻到这本书的时候,SAN直接掉了1点。”王叹之无奈地说。“我屋里点的蜡烛多,亮堂点,等会儿你进屋看吧。”

两个人踩着老旧的木楼梯咯咯吱吱地上楼。封不觉发现,从进门起耳中便有些断断续续的杂音,跟风雨声参杂在一起,需要仔细聆听才能注意到。似乎是有人一直在念叨着什么,而王叹之刚刚有些才放松的表情又开始紧张起来。

“你从登入剧本到现在见过那个卡蒂尼堂叔么?”

小叹点点头,“只在一楼大厅里见过一次。精神衰弱得非常厉害,而且跟他说话根本不理,直接撞开我,等我追过去他已经不见了。”

封不觉想了想之后告诉他:“如果以后我们要单独行动,尽量不要激怒这个人。”

“噢。”

“毕竟,不怕死的调查员死的最快嘛。”

“……觉哥你就别吓我了行不。”

二楼的走廊也非常阴寒,王叹之关好门之后,顺便把刚才提到的东西取出来,还细心地用布包着,免得觉哥也一上来就掉SAN。

封不觉一边拆炸药包一边问:“小叹,你随机到的技能是什么?”

王叹之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急救,药剂学,古武术,跳跃,隐藏,嗯——还有,一个侦查。”

“……我真不想再说第N次,不过……”封不觉勾住自己发小的肩膀,虚眼看天花板,“小叹啊,你的运气屌爆了。”

“是吗?我——我去啊!怎么回事?”王叹之正打算说什么,突然房屋内部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把他吓得一蹦,而封不觉则察觉到,声音来源似乎是地下……

与此同时,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

 

【主线任务已更新。】

【在不与卡蒂尼先生产生冲突的前提下,查明屋内隐藏的秘密。】

 

—tbc—

 

 

结局大概是没能顺利通关,不过秀了许多恩爱……能不能写到就不一定啦【揍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