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老爹真的比我拍的强

PTSD,灵魂共鸣梗
一个吻等太久了
后续破车开了一半打完水团再继续上路

>>>>

当路西菲尔的手臂将要包围他,圣德芬剧烈地挣扎起来,踉踉跄跄地后退,从那怀抱中逃脱。
他暗红的眼瞳深处同时闪烁着巨大的恐惧与渴望。
路西菲尔在他脱力倒在地上之前再次抱住了他。圣德芬这次没有再挣扎,手指慢慢紧握成拳,只是垂着眼睛叫了声,路西菲尔大人。他已经认定这是又一次破灭的序幕。如果得意忘形地回应幻象给予的温存,那么这一切就会像过去的无数次一样立刻消散。
“路西菲尔大人,对不起……”等待片刻之后,他补充了后半句。声音很低,像是被沉重的枷锁压得喘不过气的囚徒,只能在深夜呓语。

+++

普通意义...

对赌


指间夹着一份人生计划书,封面的空格里工工整整地填着,早乙女芽亚里。第二次将自己的余生拿在手中,本人也不知道该发怒还是怎么样,只是眼睛格外明亮有神。

“——你真是太恶趣味了,梦子。”

蛇喰梦子微微歪着头,露出了听到夸奖的喜悦表情,细腻的指腹忍不住碰触对方生机勃勃的脸庞、嘴唇,“那么,赌吗?”

芽亚里握住她的手,把那文件抛上赌桌。

“Show hand!”

挺括的两页白纸磕在桌面,翻开来,只有红色唇膏写的一个名字。


影弓C汪


*汪酱生日!紧急复健了一丢丢咕哒和学妹现身前的冬木特异点

*没头没尾+或许有大量bug


 >>>>


时节似乎应该是初冬了,夜风却无从转凉。将天空完全遮蔽的暗云不见丝毫落雪的意图,唯有红莲的灼热持续在地表扩散着,将一切化为焦炭。

在曾是繁华商业街的废墟一角,Caster悄无声息地解除了灵体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后,他取下将半张面孔隐藏在阴影下、带有异域色彩的兜帽,露出了双眼。

映照在那对暗红色瞳孔之中的正是圣杯的所在地,冬木。


被无形之手收入囊中,只得在望不到尽头的漫...

【士枪】热带夜

印象中是发过了……经提醒才发现原来没发啊怎么会这样?!看来肝完圣诞池子智商已经归零归零归归归零【按计算器


*是之前那篇卡了肉的补完,实际上并没有变长多少orz


点这里

>>>>


加了味噌酱的烤饭团,一排塞了六个。

“不吃吗,阿龙?”

面对像献宝一样向前捧着餐盒的龙崎郁夫,段野龙哉颇为头痛地叹了口气,并没有伸手去拿,“我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嗯,不是一起春游赏樱花吗?……哎别生气别生气,我是开玩笑的。”

段野没有接他的话。

“看来,你最近过的很顺利。”

龙崎终于放下便当盒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另一只手捏起饭团,“也没有啦——唔嗯,这个果然好吃——很快就要毕业了,最近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事情。”

龙崎郁夫的在校成绩不需要担忧,这是事实之一,以及不久以后他会成为一名刑事,这是确信无疑的事实之...

【SOPⅡ/AR-15】白昼梦

Please come to me and show me, why the dead refuse to bleed

请来到我身边,告诉我,为何死士不会流血

Why nothing lasts forever, and the past can't be retrieved

为何没什么能天长地久,过去为何又不能被追回


*六图剧透预警*


SOPⅡ/AR-15

>>>>白昼梦


在她幽蓝色的视野中,悬浮着一朵色泽寡淡的花。又纤弱,又单薄。

好像深海中的水母一般轻柔地游曳着。

究...

【封不觉X王叹之】一起排个本?(2)

32签名版第十本收到了,鸡血更一发!

以后仍然保持缘更


 (1)点击


 一起排个本?(2)


……


巨响过后,如有实质的沉重的死寂再度降临到了整个空间。

封不觉与王叹之对视一眼后,同时站起身来。

“你先坐下。”

“哦。”小叹乖乖坐下了。

封不觉一口长气快速地吹熄了屋子里燃着的三五根蜡烛头,接着一个侧身,藏在窗旁的黑暗中,凝神观察起街道上的情况。这么大的动静,如果周围住宅中有住户,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反应。

不出所料,与他们所在之处斜面相对的那栋房屋二层窗帘掀动了一下,有半张苍白的脸从缝隙一闪而过。

窗户玻璃的透光...

蛇喰梦子X早乙女芽亚里

冷CP自强

百花王女仆咖啡厅梗

>>>>

“穿这么情趣的制服工作?”早乙女芽亚里摇晃着衣架,嘴角抽搐地问道。

低胸,裙子不过膝,蕾丝大腿袜。

“我们这边的主题就是女仆咖啡厅,如果服务生不穿上女仆装就没有意义了,”负责经营咖啡厅的高年级丝毫没有被气势压倒,冷静客观地回答,“毕竟,诸位身负巨额债务,想必是有觉悟的,付出的劳动也应当对得起我们支付的时薪,不是吗。”

——好吧,倒是有理有据。

芽亚里原本也没打算与对方真的产生什么争执。忍耐一下奇怪的服饰就能获得高薪的话,当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了。

然而,当余光扫到刚换好服装回到屋内的另...

【畅李】余欢

刘畅X李轻水

>>>>>

“唔……”

经过几番挣扎,刘畅终于睁开了疲惫的眼睛。

近五年来,他极少有这种睡到手脚发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超乎常人的敏锐是刘畅其人在末日中立足的资本,也使他总是无法在看似平静的夜里安眠,然而——

唤醒了他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视野尚且朦胧不清。白炽灯光晕散开,那手指仍在他眼前轻轻磕着桌面,沾着些粉笔灰,发出笃笃笃的敲击声。

——不可能。

不可能是李轻水。

惊愕的冰水从头到脚浸泡着刘畅,这是怎么发生的?

一觉醒来,他悚然万分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人生第十八个年头的炎夏,与蝉鸣声、空调和没完没了的复习资料相伴度日。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