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星蚁】惊喜多多 2

1戳


平时不拉郎,拉起郎来连我自己都打!!!


二、

 

一只轻易就能把人撞翻在地的巨型狗……扯蛋吧,明显就是蚂蚁。

以及,一位面色不善的父亲。

如果他的脸上没有心形镭射贴纸,脑袋上也没有带着明显小了一号的兔耳朵型发箍的话,威慑力会更大一些。

“Cassie,淘气的小豆子,一分钟不盯着你就乱跑。这太危险了。”

“哦,Daddy!”这个名字叫做Cassie的小姑娘,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被他稳稳地抱了起来,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把他头上的发箍摘下来带在自己头上,然后是脸颊上结结实实的两个吻,来自小公主与她的毛绒玩具,“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Peter Quill绝不会承认,这温情的画面有那么一瞬间微微刺痛了他。


“所以,——”

这个男人长了张天生愉快而和善的面孔,只是瞪向他的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Peter只花了不到十分之一秒就理解到:他把自己当成试图诱拐幼女的罪犯了。

“听着,哥们儿,我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好吗?你女儿看起来迷路了而我只是想提供帮助,”他撇撇嘴,比了个轻松的手势,“完全善意的行为,我可以对着随便哪个地球上的神发誓。”

Cassie冲他做了个鬼脸,“Peter说他是全宇宙最有魅力的人。”

“‘Peter’?”

“我。”Peter立刻竖起手掌,然后留下食指,指向自己。

“好……吧?我想,这确实是个误会。抱歉,Peter。”男人大部分的注意力显然在女儿身上,最后打量了他一次,干脆地道歉了,“我是Scott Lang。”

他们平和地握了手。

看来地球之旅中这个不太愉快的小插曲已经结束。Peter又感到了饿,准备去别处再吃点什么,然后回到飞船上去抱住自己的心脏好好睡一觉。当然在走之前,他还想再观察一下那只蚂蚁,但就跟出现时一样无声无息,它早已消失了。

Cassie敏锐得出人意料,她替他解释了这个:“狗狗它回家了。”说完,她打了个呵欠,靠在父亲的肩膀上揉着眼睛。

“你可以睡会儿。”Scott轻拍着她的后背。

“以防万一,那确实是只蚂蚁,对吧?”Peter压低声音问。

Scott微笑着回答:“当然,只不过我女儿给它起名叫做狗狗。”看样子他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知道大号的蚂蚁很罕见,很诡异,别见怪,它还是很可爱的。”

好吧,至少可以由此确定这不是地球上大规模的生物变异。

“真是个很特别的名字。”

一阵突然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段驴唇不对马嘴的谈话。Scott看到联系人的时候没忍住叹气,并翻了个白眼。他转身走了两步,把脸扭向另一侧,用气声快速地应答。

“是我,在外面——因为我女儿在睡觉——对,今天请假——我前妻的丈夫(这个颇具故事性的复合词吸引了Peter的注意),他在处理交通事故的时候受了点伤——所以只有我带着Cassie,咱们不谈工作,好吗?没错——什么请你再说一遍?”

不明飞行物?降落在机场?外星人?还好几个?”

 

回过身,Scott发现Peter没走,并且还死死地盯着他。表情活像正面捱了一拳,然后又一拳。

“其实我上司喜欢看科幻杂志,还时不时妄想症发作。我劝过他去医院看看的。”Scott挂机之后,试着抛过来一个苍白的谎言。

“——哇哦,你猜怎么着?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而Peter打断了他,脑子发木,有点语无伦次,“无意偷听,真的,但是我觉得,我猜想,我几乎可以肯定,你们刚刚提到的那艘飞船,是我的,我的Milano号。”

“……”

一阵催人泪下的沉默。Cassie在梦中嘟囔了半个音,Scott把她抱的更紧一些。

“所以可以解释你在97华氏度下穿着皮衣,我懂了。”

“……如果当街掏枪不会引起骚乱的话,我可以给你看看别的证据。”

“嗯哼,”从Scott用来哄小孩子的表情中真的很难看出他相信了几成,“于是,你也是个外星人?”

“我不是。”外星人——他发现自己对那个称呼感到特别恼怒,几乎忘记压低声音,“虽然这个星球压根没什么精彩回忆,但在一群把我抓走,还总想吃掉我尝尝甜咸的外星混账里,我还是最地球的那个。”就在他听见自己的声调变得明显沮丧起来时,Peter猛地闭上了嘴。

“该死,我得跟那群傻逼……咳,笨蛋们联系。”

 

【因为等你太无聊了,我们就开出去买了墨西哥卷饼。】

下一句来自异常冷静的Gamora。【味道意外的不错。店主也很热情。我尤其喜欢可以免费加三倍辣酱和芥末这部分。】

“你怎么了Gamora,我以为你是最理智的那个!你是不是喝了我藏在储藏室的酒……知道吗?你们捅娄子了。”

【我们没捅破东西。各种资料上的记载都表明,这是个愚昧但充满善意的行星。】

“你就不要使用愚昧这个词了。听我说,Drax。想办法把Milano从机场开走,藏到原来的地方去,马上,立刻。”

浣熊的声音听起来比往常还要暴躁一倍。【少来这套了,我们当然有权利不藏在树林里,像什么可怜兮兮的野生动物似的。那就是个停机坪,装修勉强算过得去,周围还有很多看上去又蠢、又笨重的飞行器。我给工作人员付过钱了,宇宙通用币。】

“这就是问题所在。你们不能……听我说,你们就是不能随便把一艘宇宙飞船停在民用机场!这里是地球!”

【为低智低科技认知水平买单!】Rocket用仅凭声音所能表现出的最大轻蔑程度哼哼着,【放心吧,在你故乡一日游走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能搞定这个,顺便在这个星球上探个险,而且Groot也觉得很刺激。】

“什么?你们现在在哪里?等??”

在一阵听起来就很不乐观的噪音中,联络中断了。

“不敢相信。”Peter握着通讯器呻吟道。要不是事态紧急,他真想坐回地上不起来了,“我惊才绝艳的伙计们,领袖不在,他们竟然连裤裆的拉链都拉不好。”

他转向Scott,“你知道我的飞船停在哪么?”

 

 

——tbc——

 

明明就是死蠢文,为什么还强行拉了个主线,我要编不下去了……【吐魂


评论(6)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