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两个刚转PVP就作死的小白

 

 



 

 

“你这个小短腿!快跑啊!快快快快跑!”

“说我短腿有本事你别用玉泉鱼跃!”纯阳看到蹑云终于好了,忙不迭地接上。

藏剑立刻把脸转过去当做没听到。两人脚下一直不停,但即使这样,还是没能和身后浩浩荡荡的追击部队拉开距离。

“都跑出快二里地了,这群人怎么还不抛弃不放弃啊!”

纯阳直想用剑鞘敲他脑袋,“要不是你老蹦进人家营地里转风车,能有这么大仇吗!”

“刚入阵营,就图一个新鲜过瘾,”藏剑自豪地扬起下巴拍拍胸口,“别老埋汰我,你八荒拍得不也挺开心的吗!”

要是没有我犀利的人剑你早跪了!纯阳正欲反驳,忽然藏剑大声“卧槽”了一声,堵得他猛地抽了口冷气,差点咬到舌头。

前方不远处的三岔路口又出现几个红名,也是高举着武器哇呀呀地冲了过来。

这下怕是要完。纯阳紧张地目测了一下仇恨范围——不管了,开凭虚!与此同时,他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回营地的准备。突然,身上多了一个加跑速的探梅气劲。纯阳的羊生中第一次体会到长腿的快感,他跟着同样加了跑速的藏剑在被重重包围之前冲出人群,跳上了驿站马车。

 

扬州城。茶馆。

“哎呀,刚才可真是惊险刺激!”藏剑一边喝水,一边偷偷摸摸地瞧着纯阳的脸。

“嗯。”

“……事到如今我就坦白了,其实,我是刚刚才知道探梅可以解控的。”

纯阳放下杯子,也是神情严肃地答道:“这个,我跟你一样。”

“你跟我一样?一样什么?”藏剑冥思苦想,突然站起来,长条凳也被他的袍角带翻了,“等等,那你的凭虚是——”

“凭虚御风,减仇恨。”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探梅/凭虚了,先打你啊。”

在这片极其凝重的沉默中,两人绝交了一炷香的时间。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