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武西】不存在的半日

杀戮都市漫画版同人,写给切切的^_^



>>>不存在的半日

 

 

 

像是要逃离噩梦般,他在奔跑着。

 

头顶上是仿造的太阳光,虽然明亮,却无法从中感受到多少温暖。

听不懂的语言充斥耳际。

巨大的花朵散发出难以形容的,酸腐的味道。草皮浓郁的绿色也很怪异。

 

从肮脏的角落钻过,奔跑、翻滚、攀爬,一跃而起,寻找可能存在的捷径。

不用顾及任何形象,只需要考虑时间,尽快,尽快,尽快地到达目的地,躲过很少见到的军用扫描探头还有星人豢养的,形状类似狗或者猫的恶心动物。

西丈一郎在四个小时之前一直保持着隐身状态,故意延迟了传送时间,反正所有人精神都很振奋,没有人注意到他。然后意外遇到了gantz故障,虽然最终找到可以使用的电脑进行了自主传送,但似乎离目标有些远,到达后就一直在寻找机会接近存放有战斗机甲的仓库。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隐身装置使用时间太久的话,皮肤时不时会感觉到被电击似的刺痛,高科技的紧身服也没办法隔绝,尚且在忍耐的范围内,并且也算得上是一种可以令自己时刻保持警觉的正向刺激。

前方巡逻的密度骤增,每个警卫身上都佩戴着灵敏的探头,一刻也不停地走来走去。西丈一郎差点就被发觉了,急速后退了两条街道,终于找到一个隐蔽而狭窄的角落,决定在此稍作休整。

 

伴随着哒哒哒越来越近的急促脚步声,他冷静地拔出枪准备射杀,却发觉冲进来的人十分眼熟。

来者是玄野计从日本其他地方招募来的队员之一,下巴上长了颗娘娘腔的痣,总是在傻笑,看模样和玄野计一样蠢。他很疲惫地靠着墙滑坐下来,深深地呼吸着,手仍然按在腰间的枪柄上面。

“武田……彪马?”

“谁?!”武田彪马猛地从地上弹起,抽出武器警惕地左右环视,“等下,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西丈一郎略考虑了两秒,关闭了隐身装置的电源,在他面前慢慢显出身形。

对方明显吃了一惊,然后露出相当程度的愉快的笑容:“我就说嘛,虽然只听到声音看不见人,那种‘啊,真讨厌,烦死了’的眼神,还真是锐利到一下子就能感觉出来的地步,看来我的直觉还挺准的。”

“哼,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呜哇啊啊,叛逆期的青少年真是可怕,光是这样的眼神就可以杀死人了。”

嘴上这样说,武田彪马嘻嘻笑着往前走了两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西丈一郎皱起眉头,双方身高差距带来的压迫令他十分不快。他不想退后,于是不得不仰起头努力保持气势。

“刚才遇到一只块头比较大的怪物,我们有点狼狈不小心走散……并不是找你有事,只是碰巧遇上罢了。你不觉得两个人结伴比单独行动更安全吗?起码休息的时候可以互相照应,轮班睡觉也比较放得下心来。”

“不好意思,完全不觉得。我还有要做的事,知道自己很烦的话就请快滚吧。”

武田彪马又坐回原位,冲他摆摆手:“哎,稍微休息一下就走。我们连续战斗了接近……大概五个小时?很惭愧不过在下现在精力实在不济,出去说不定会把敌人引来哦。”

“……”无法反驳的理由,只能沉默。

 

武田彪马双手撑在脑后,扭过脸看着他:“西君,你达成过100分吧。”

“啧,当然了。”

“哈哈哈,说的也是,那你选择了三项中的哪一项,能告诉我么?”

“……武器。”

“为什么?你这个年龄,应该还在学校念书吧。”很罕见,武田积极向上的语气中头一次出现了一些疑惑。

突如其来的话题。坦白的说,令西丈一郎感到非常难以招架,稍微松弛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简单地说,回去也没有用。西丈一郎是自杀而死。

普通人都觉得自杀是懦弱不作为的表现,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罢了,他本来就没有所谓的日常生活,生和死也成了无差别的存在。

并且,因为知晓了谎言外真实的、充满杀机的世界,所以精神上已经不允许自己擅自抹杀记忆,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无知无觉地度过余生。

因为憎恶,所以想要把这些怪物全部扑杀。因为恐惧,所以对力量的渴求没有止息。因为妒忌,所以一定要代替玄野计,成为世界最高权力者。

他有太多的计划,血液始终保持沸腾,有些希望可以与人共享。但面对武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啊啊,抱歉,不想说就算了。听说你和gantz那边很熟,我说,作为朋友,你没有什么行动方面的忠告吗?”

“朋友?”西丈一郎神情阴暗地嘲问道。

“不如和我一起走,我还是坚持,大家一起行动比较安全,也可以拯救更多的人。”

“我不是说过你们的行动和我无关吗?”

“如果你非要独处的话,那也没有办法了。”武田彪马无谓地耸耸肩,“想办法好好活下去吧。”

“哼,这个不用你说。”

武田站起身,突然揉了揉他的头发。

“可爱的小子,祝你好运。”

 

——那么。

就此别过啦!

 

 

■◇■◇■

 

 

星人的时间长短观念与地球不同,他分明直接被传送进了驾驶舱,那个以玄野计为首的小团队上宇宙船后就开始了赌命的厮杀,也根本没有走散的机会。

在被机体崩塌和爆炸的烈焰吞噬前,他开始疑心这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想想看,自己短暂的一生中好像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温柔美丽的母亲在某一天突然自尽了。

留下一味地沉浸在母亲死亡带来的打击之中,躲在社会的角落里面,仿佛局外人般对自己的死活漠不关心的父亲。明明他才是先拒绝交流的那一个,看着自己的眼神却逐渐带上了闪躲和畏惧。

依靠偷窃,离家出走,和别人打架来博取关注,期待他重视的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最后由内而外变得扭曲起来。

 

哄笑着拳打脚踢,并毫不留情把自己从窗口扔下去的同学,在窗户边喊着,是他自己掉下去的。

所以这边是同样毫不留情杀掉同学们的自己。

这是得到力量之后的正当防卫啊,反正地球马上就要毁灭了不是么,就算实际上变成了场面凄惨的虐杀,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愧疚。

 

在获得100之前犯了个愚蠢的错误死掉。然后又因为更加愚蠢的理由被人擅自复活。

该死的玄野计还有他的一群走狗,又天真又好运。

随便送情书给别人造成困扰的丑女人。

跟在自己身后怎么赶都赶不走,流着鼻涕说你一定是个好人的烦人小鬼。

 

啊……对了,还有一个人也很讨厌。

不过,算了。

 

那不存在的半日,早就结束了。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