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PTSD,灵魂共鸣梗
一个吻等太久了
后续破车开了一半打完水团再继续上路

>>>>

当路西菲尔的手臂将要包围他,圣德芬剧烈地挣扎起来,踉踉跄跄地后退,从那怀抱中逃脱。
他暗红的眼瞳深处同时闪烁着巨大的恐惧与渴望。
路西菲尔在他脱力倒在地上之前再次抱住了他。圣德芬这次没有再挣扎,手指慢慢紧握成拳,只是垂着眼睛叫了声,路西菲尔大人。他已经认定这是又一次破灭的序幕。如果得意忘形地回应幻象给予的温存,那么这一切就会像过去的无数次一样立刻消散。
“路西菲尔大人,对不起……”等待片刻之后,他补充了后半句。声音很低,像是被沉重的枷锁压得喘不过气的囚徒,只能在深夜呓语。

+++

普通意义上的睡眠对星晶兽来说不是必要的。圣德芬每日潜入梦境,不过是希望能再次见到那位大人的身影。
行走在满是尘土的荒野,或是烈焰灼身的残垣断壁,或是猛然坠入无光的海底。他的双手捧起那颗头颅,转身却又看到对方在繁花似锦的庭院中安静伫立着,比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更令人心驰神往。
在开口说话前,风会将他吹过去。

然后要开始等待某个时刻到来,虽然他永远也无法真的做好准备。
不过是一眨眼,园内盛放的花朵就凋零了。羽翼破碎在狂风中,端着杯子的优雅手指四分五裂,微笑的眼角与嘴唇溢出鲜血。
终结同时也是开始。在天亮前,他要不停地寻找。

被绝望和喜悦往复拷问,囚徒是在梦中服刑的。

+++

在见他之前,路西菲尔从古兰和碧那里得知圣德芬的噩梦。大致明白了他对自己避而不见的理由。圣德芬心中的苦涩沉淀得太久,是绝对无法用言语抹消的。
路西菲尔也只能在他耳边重复过去的话语。
“你是我的私欲——我与你同罪,圣德芬。”

圣德芬眼眶里含着一层泪膜,模模糊糊地看到路西菲尔银色的睫毛和半阖着的冰蓝眼瞳,为什么会……他一时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亲吻不仅仅是一次表达慈爱的轻触。舌尖轻易地顶开齿列,探进口腔中索要回应,细致而热烈地交缠。
很奇怪,梦中的路西菲尔从未亲吻过他。圣德芬回过神,不禁为自己潜意识捏造出的梦境羞愧不已,他想要逃走,想要立即否认,但又难以割舍这不可告人的欲望的具现,脸蓦地涨红了。
嘴唇短暂地分开之后,路西菲尔带着微微的笑意再次吻上他的眉头,脸颊,耳垂,颈侧,下颌。吐息湿热地拂过皮肤,直白地袒露爱欲。
圣德芬第一次感受到,核心内继承自天司长的力量在共鸣着,如此欢愉地敲击每一条神经,高热令他颤栗不已。
僵冷的身体已经软化,融入更深切的怀抱。在克制中几近痉挛的手指埋进渴慕的羽翼。

他的泪水终于落下。

—end—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