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


加了味噌酱的烤饭团,一排塞了六个。

“不吃吗,阿龙?”

面对像献宝一样向前捧着餐盒的龙崎郁夫,段野龙哉颇为头痛地叹了口气,并没有伸手去拿,“我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嗯,不是一起春游赏樱花吗?……哎别生气别生气,我是开玩笑的。”

段野没有接他的话。

“看来,你最近过的很顺利。”

龙崎终于放下便当盒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另一只手捏起饭团,“也没有啦——唔嗯,这个果然好吃——很快就要毕业了,最近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事情。”

龙崎郁夫的在校成绩不需要担忧,这是事实之一,以及不久以后他会成为一名刑事,这是确信无疑的事实之二。考虑到周围的环境气氛,严厉地指责他没有危机感,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

“是吗?那就好。”最终,段野只是淡淡地回应道,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藏在居民区深处的小公园中只种植了几棵樱树,在这冬寒尚未远去的早春时节,来到此处赏花的人也寥寥无几,距离他们最近的是一对带着孙子的年迈夫妇。孩子在飘落花瓣的树下张开双臂,一边往复奔跑着,一边在口中模仿战斗机发动与滑翔的声音,那副活泼过头的样子不由得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真好啊。”龙崎托着下巴轻声感叹。

“倒和你有点相似,”段野评价道,话音未落时,那个小小的身影忽然跌倒了,不过他很快就自己爬起来,还一副兴奋的样子,冲着有些惊慌的两位长辈摆手示意。“不,这孩子……哼,如果是你的话,现在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

“我有那么逊吗?”

“谁知道呢。”

缓慢地呼出胸腔中的浊气后,段野耸了耸肩。轻松感从他的脸上隐匿而去——开玩笑的部分到此为止,差不多也该回到原本的话题了。

“警校对毕业生的背景审查相当严格,如果被人查出来和黑道有牵扯,可有你受的,郁夫。这并不是说笑。”

“……啊啊。”

“啊什么啊,你是笨蛋吗,”他用并拢的筷子敲了一下龙崎的额头,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所以从现在起,我们最好长话短说,以后也要想出更妥当的办法见面了。”

龙崎在被敲到的皮肤上摸了摸,情绪明显有些低落,“是,已经难得见一次了。”

段野像变魔术一般,忽然从外衣的口袋中拿出了两部移动电话。当然不是什么时髦的新款式,然而就目前来说这笔费用也不是学生承担得起的。

“把号码记住就好,”段野的食指指尖轻轻敲了敲太阳穴,“储存在联系人名单里面会有痕迹的。平时没事也不要联络我——你只要顾好自己,别搅和进麻烦里就行了。”一直注视着龙崎把东西收好,他的表情严肃又坦荡,龙崎对此只能叹服,绝对没有质疑的余地。

如果两人没有重逢的话,现在会做些什么呢?无从想象对方会过着怎样的生活,至少要比心灵永远困在冰冷的暴雨之中好些。就像两个微小的光点在无边的黑暗中并排行进时,双方都不由自主渐渐向一起靠拢那样的感觉。竟然能意识到这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沉默时间一长,清淡的樱花香气仿佛变得浓郁起来。

想到没什么要补充的,段野低声说“那就这样吧”,准备起身。龙崎却明显还有话想说,于是抓住了他的手腕。段野被突如其来的怪力向下拽,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整个人跌倒在对方身上了。

“啊,真是、痛……”段野把手从嘴唇上移开,真是要命,指腹上果然沾了红红的血迹,嘴里也明显有铁锈味。龙崎则是一副羞愧到抬不起头快要爆炸的样子。

“对不——”

“我说,这该不会是你的first kiss吧?”

“呃,是啊。”

“很好,我收下了。”

“???”

虽然难免感到不好意思,脸颊莫名有点儿发热,不过这个时候游刃有余的气魄是不可或缺的,段野龙哉故作镇定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

“——就当作是共犯的证明吧。”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