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封不觉X王叹之】一起排个本?(2)

32签名版第十本收到了,鸡血更一发!

以后仍然保持缘更


 (1)点击


 

 一起排个本?(2)


……

 

巨响过后,如有实质的沉重的死寂再度降临到了整个空间。

封不觉与王叹之对视一眼后,同时站起身来。

“你先坐下。”

“哦。”小叹乖乖坐下了。

封不觉一口长气快速地吹熄了屋子里燃着的三五根蜡烛头,接着一个侧身,藏在窗旁的黑暗中,凝神观察起街道上的情况。这么大的动静,如果周围住宅中有住户,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反应。

不出所料,与他们所在之处斜面相对的那栋房屋二层窗帘掀动了一下,有半张苍白的脸从缝隙一闪而过。

窗户玻璃的透光度不怎么样,天气也依然风雨凄凄,不过觉哥还是在这惊鸿一瞥中得到了部分情报:无名白人男性,病态得过弱,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表情极度恐惧,大致40~50岁,如果是因为饱受恐惧摧残而未老先衰,估计年龄下限可以达到35左右。

——显而易见,“心理学”与“快速交谈”的使用对象。

 

伴随着楼下正门令人齿寒的响动,卡蒂尼堂叔摇摇晃晃的身影出现在街上,单手撑着一把长柄黑伞,另一侧提着一个方形的东西,但被黑布整个笼罩着,无法看清内容物是什么。

“哟嚯,重度沉迷的老宅男竟然会出门?明晃晃的提示啊这是,”封不觉摸摸鼻梁,“看来现在可以开始探索了。只是——”他冲小叹转过头,露出了一个相当可疑的微笑,“主要看你的了,王大夫。不过在行动之前,先帮我把后脑勺治一下吧……剧情杀,好像不经过治疗不能自动回复。”

王叹之从惊讶转为一脸蛋疼大约花了两秒钟,随即拿出了简易医药箱,“我可以猜测你坚持到现在的原因……是想看看掉血效果吗?”吐槽归吐槽,他还是以无可挑剔的熟练手法帮封不觉处理起刚才车祸受的伤。

封不觉眯起眼,享受着全方位的专人服务,感觉到自己身体行动时附着的滞重感一扫而空。方才隔几分钟便闪烁一次的血槽已经稳定了,并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这种掷骰子的判定系统随机性很强,反正都受伤了,力所能及地测试一下也没什么,”随即把伤势的显示问题给小叹解释了一番,“这个背景下的怪物战斗力很强不说,遇到后应该会有强制SAN值检测,就像那本书的效果一样,你去搜查的时候呢,一定要留意。”

“呃,我一个人去啊?”小叹短短一句话表达出了复杂的情绪。

“一起搜查效率太低,毕竟我的加点……呵呵。”封不觉没说出口的部分小叹也心领神会了,没有加成的技能全都是初始值roll点判定,依照觉哥的人品,估计赌脸赌到天亮都是【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提示音不绝于耳。

“要是被NPC逮到现行了,你就抱住你叔的大腿卖萌糊弄过去,”封不觉揉了揉他的头,最后总结道,“上吧,皮卡叹!相信自己,是时候展现一波真正的实力了!”

“看把你能的……”

“对了,这里有根圣剑,聊胜于无,拿上吧。”封不觉虚着眼递给他。

“嗯,我刚才看到的时候就想说了,”王叹之接过后也露出了相似的表情,眼神飘忽,欲言又止,“这个梗想必就是……”

“是啊……”

“……好吧,那我出发了。”

 

“——啊,等下,刚才这个组合,是不是触发了什么FLAG?”

安排完了小叹,接下来封不觉有两种选择,一是立刻出门,去与对面楼里那个白得像鬼的男人谈谈,二则是留在房中,借着这间房里比别处都要强些的蜡烛光把小叹之前给他的书看完。

剧本难度是噩梦,还不算进入正题,无论哪种先后顺序应该都可以将剧情进行下去,也都有可能遇到埋伏的杀招,对此,觉哥还有其他考量。小叹的探索能力和分析能力,在他多年的悉心栽(荼)培(毒)下,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然则,他的胆量有点儿跟不上……显然可能会对行动造成一些障碍。

举个例子吧,就在不久前,两个人一起看包大人安利的《招魂》,小叹全程屏息静气地看完,直到觉哥打开大灯,他还像小学生一样端正而僵硬地坐在座位上,问问怎么回事?原来是吓到腿软站不起来了。当然封不觉认为这样还挺可爱的,之后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也不必提了……不过像这样,万一出了什么岔子,肯定是封不觉本人身在同一栋建筑物内要方便处理得多。

在房间内小幅度地踱着步子,封不觉手上未停,把已经开了一半的大包彻底拆解开来。据他推测,这个貌似随便扫一眼就会掉SAN的初始道具应该是很有价值的。

视线移到封面上的瞬间,骰子清脆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封不觉立刻呼出数值界面:SAN值一口气掉了5点,并且,伴随着极不舒适的头昏眼花与呕吐感,缓和了近半分钟,视线才能勉强聚焦。他发现自己已经在剧烈眩晕之中失去平衡,狼狈地跌倒在地上了。

“喂,我开始觉得这个剧本不止是‘有点儿’恶意了,该不会是有某——些——人——故意在搞事情吧……”封不觉索性就地盘膝坐好,口中喃喃自语着,翻开了残旧的书页。

 

……

喝彩吧——

喝彩吧!那一日已经来临!

吊钟轰鸣,扭曲高塔与世隔绝,经历了风暴的万亿年时光

天地倒置时,它便深入地心

穿过满是圆顶的迷宫,穿过沸腾的湖泊,黑焰熊熊燃烧

我终于看到了——曾在梦中短暂现身的地方

伫立者,永远不可直呼其名!

 

狂热的闪光包裹中,

无名的诸神匍匐于被灰暗浓雾封闭之城,已经石化

只知道盲目的,对即将到来的命运发出惨叫

紧靠悬崖的怪异之鸟,孵化出疯狂的视野

墙体渐次升起,阻隔了落日余晖

毫无恐惧,攀登着,亦或是下潜着,再没有什么能令我偏离

那正是源自血脉的呼唤

 

永不死灭的接引人

将世界饰以诸多不可名状的色彩、几何形状,将门扉开启

降生旋即陨落,谁人能抗拒?

当他高呼:

“喝彩吧!喝彩吧!当你能直面这一切!”

】*

 

诗篇与召唤阵的图形交错着,边角处密密麻麻的,除此之外写的都是暗语,俗称黑话。书本其余的部分无法翻开。

只是读了几页诗,封不觉的阅读癖尚未得到满足,不甘心地用手抠了抠,得到系统提示:

【被不知名的力量封印着。】

“好吧,看来是没得看了。”说着,封不觉把一直放在口袋里的信件拿了出来,专门看了看落款。很可惜,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剧情附属品,并没有他想找到的信息,“故意隐藏提示嘛,直接问本人得了。”封不觉也没感到失望,单手插兜,直接下楼去寻找自己的队友了。从走廊到楼梯,上下只有一条路,以他的记忆力根本不需要点蜡烛照明。

“小叹,人呢?”

“哎,我在书房!觉哥快过来,我发现了一个暗门!”

听语调小伙子挺高兴的,封不觉也很配合地扬声道:“小王同学热爱学习勇于思考,老师这就过去给你发朵小红花。”

然而小叹并没有如往常那般进行吐槽反击。

俗话怎么说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这种不正常的逗捧节奏中断令封不觉神色一变,三步并作两步绕过了书柜构成的隔断。

“果然吗——”

封不觉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物理学圣……哦不是,撬棍、小蜡烛头,以及半盒火柴。

当然,此刻小叹在团队界面显示还是存活状态,只是人不知道被弄到哪里罢了。在这之前还知道把火柴这种关键道具留下,也是长进了许多啊,封不觉如此评价道。他用步数测量法算过,这个房间四周并没有什么空间容纳“物理上的”密室,要么是在地下,要么……就是异空间了。

“糟糕,”觉哥思考着,忽然警觉道,“这下有麻烦了。”事实上他还没来得及和户主打照面,关键的中间人消失了,可就算他擅闯私宅,更别提主线写明了“不产生冲突”。

想到这一层,纵然房屋内部还有许多隐秘的地方没来得及探索,觉哥依然没有犹豫,选择立刻撤离。

 

封不觉刚在一丛茂盛的灌木后蹲下,隐藏起身形,有一人便脚步沉重地出现在了路口——涣散而凶狠的视线,粗重的呼吸,浓密杂乱的络腮胡,真是一张典型的狂人的脸,身材也是非常魁梧。出门逛完一圈,卡蒂尼先生手中已是空空如也,返回黑灯瞎火的家中重新当起了死宅。

就这副尊容,封不觉毫不怀疑如果被他抓到,一定会触发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惨死。

“好凶险啊,还是换个思路……欺负下弱一点儿的。”

 

……

于是乎,软柿子的家门口窜出了一个头上缠着绷带的迷之男人。

“您好,您有一封加急信件请查收!”

“开门呀,查水表的!”

“傅文佩我知道你在家!”“东风快递使命必达!”

看来对方打定了主意,坚决装死,无论觉哥在门外喊什么都毫无反应。

“好吧,这个时候呢,就要正确利用技能了。”擂门没效果,封不觉轻咳了一声,后退半步,双手紧握成拳,摆出后仰蓄力的姿势,“你,[哔]的,给老子开——门!!”

【头槌发动。(骰音)——大成功。】

嘭的一声。

封不觉忽然人品大爆发,不知究竟roll到了多少点数,竟然用头直接把门撞塌了。

(这里简单解释一下,CoC设定里面包含有许多看上去宛如智障的冷门技能,为这些技能想出各种奇妙——不一定能奏效——的用途也是玩耍乐趣之一。)

“有意思……”

封不觉哼起山歌,毫不客气地践踏着门板走了进去。

 

“天啊,不要过来!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个白的像鬼的男人正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口,看到破门而入的封不觉大惊失色,一边后退,一边用非常符合他外形的鬼畜细高音发问。

封不觉非常具有绅士风度地微笑着点了点头,还做了个表示安抚的手势,忽然暴喝一声,“问的好!”

吓得对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如果王叹之此时在场,他一定会在NPC最后一个字蹦出来之前阻止这个非常不明智的问题。

“呵呵,我的身份,原本并不重要,此时却不同于往,阁下既然有心发问了,为了表示诚意,在下却是不得不答,”接着,封不觉优雅地轻拍了拍他衣服前襟上不存在的灰,朗声说道,“有道是——舌上鼓风雷,胸中换星斗。慷慨成素霓,啸吒起清风……”

以下省略二百五十字的,由诗词歌赋、民间俗语及封不觉自创的内容所组成的贯口……

“——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终于,封不觉(又一次)以诗号结束了这段冗长又扯淡的自我介绍,“以上,说得就是我疯不觉了。”

不知道这一长串的中文诗词和俗语系统是怎么翻译的,总之,对方颤抖着嘴唇尝试了几次都插不进话,只能一脸生无可恋老老实实地听完全场。

封不觉往前逼近一步,补刀道,“简单说……我是你对门那位奇葩大叔的堂侄子的男票!”

“……WTF???”

 

 

 

—tbc—

 

*参考了一些H.P.L的诗还有《赫炎のインガノック》




 


评论(1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