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被肝报废吃了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大家都玩儿音乐的中二脑洞

门外汉瞎写,无考据有bug,爽完就跑真TM刺激  :  )






绝地是一群搞民谣的艺术家整的小团体(其实云度是个唱灵歌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也跟他们混在一起还挺有人气),总的来说比较穷,吸收新人靠信仰啊不是,靠缘分。

阿纳金就这么被捡回来了,从小乐感已惊为天人,大家都说,看看这孩子,天才啊,秋森万。阿纳金稀里糊涂跟着老师欧比旺学完木吉他学口琴,没事还念念诗陶冶情操。他的心中很快就充满怀疑:很多人唱歌明显不在调上啊,还有人根本是在念吧?这也行?

但是这个不让说,大家懂的。


当年龄越长越大,阿纳金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志不在此。这时候,一个和蔼可亲的蜀黍出现了,没错就是那谁。蜀黍人特别热情,没事就带他出去长见识,科普时下的流行文化,安利细无声。

阿纳金不知不觉间吃下安利,快要不能忍受绝地团这个没劲的调调了,跟欧比旺吵了几架感觉无法沟通,每天都气得像河豚一样。在帕皇的大力怂恿下,阿纳金的情绪终于在某天爆发,一怒之下把屋里东西都砸吧了砸吧,又把练歌的学员们全胖揍一顿,卷铺盖跟帕皇跑了。欧比旺去找他,阿纳金愤怒地冲他吼道I hate folk!I hate youuuu!!!闹到这份上,欧比旺非常桑心地走了。

西斯是个很有神秘气息的死亡金属摇滚乐队。说是乐队,每次出场的只有主唱,帕皇其实是幕后身兼数职的制作人兼老板。乐队据说确实是背负着“人员数超过二就会吃土”的诅咒,所以每次他挖到新人都会立刻把之前那个比较菜的踢掉。

阿纳金加入之后,前任那个喜欢全脸画浓妆,唱片还滞销的主唱就被解约了。毕竟现在一味强调视觉系的路子已经过时了,还是长得俊的吃香,比心。

帕皇亲自给阿纳金设计造型,洗剪吹外加搞了把很洋气会发红光的电吉他,为了避免牵扯到合约问题,又给他起了个艺名叫达斯·维达,强行装作不是本人。当然也就画了个大饼,没签合同。

初次登台演出,阿纳金放飞自我写出的歌曲都很受中二青少年的追捧,狂热粉丝团飞速组建了起来,团员清一色穿白色制服,跟偶像的一袭玄色衣袍对应,还排练劲爆的机械舞做应援,风头一时无两。

合作的时间越久,阿纳金越感觉不对。他本来不想管帕皇在幕后都在折腾什么,但过分商业化运作确实让他反感,写歌也没有灵感了只能来来回回炒冷饭。更蛋疼的是还发现帕皇瞒着他暗戳戳搞了不少违法的东西。简单说就是追求自由的年轻人心态又崩了,迷失在人生岔路口。

没过多久,帕皇就因为商业恶意竞争还有账目上的严重问题被警察叔叔无情地带走。

这个时候,不插电演唱开始流行起来,风水轮流转,舞台效果大部分依赖于电声设备的死金逐渐被听众所遗忘。阿纳金身为黑户还迟迟没有产出(。),被毫不留情地扫地出门。


过气明星跑到一家偏僻的酒吧驻唱,太丢人了不想多说,阿纳金藏着这事儿谁也不知道,每天戴口罩上下班,再也不唱自己以前写的歌了。幸好晚上酒吧里灯光昏暗暂时还没有暴露身份,不过他估摸着快了,心里一片空荡荡的,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也不是很在乎。

某天酒吧停电没法开业,老板拦住他说别急走,有人给你留了个东西就在台上。

阿纳金过去一看,凳子旁靠着一个大琴盒,小心翼翼抱起里面的木吉他,阿纳金摸到背面还有他过去悄悄用拨片刻的师父的名字。

然后他坐下来,在黑暗中唱起欧比旺教给他的第一首歌。


完。


+++


欧比旺表示,你最后还是会回来跟我唱这首only you的。

阿纳金决定往后搞民谣摇滚。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