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前情见这篇


 苍崎橙子/久远寺有珠

in空境




那一天,发生了几件奇妙的事。

 

因为冬日糟糕的天气以及附加的心情问题,苍崎橙子推迟了半小时上班,待她锁好车门转过身时,忽然看到一名撑着黑色洋伞的女人,留着长度刚刚过肩、整齐亮丽的黑发,站在不远处与她静静对视着。

“——哎呀呀,这可真是。”

即便是橙子,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

“最近资金短缺,好品质的茶叶还没补货,上楼来杯咖啡如何,有珠?”

 

“先前在我这边打杂的孩子们遇到了点儿麻烦,有一阵子没来了,”橙子从盒中抽出一根烟,在手指间翻转了几圈,并没有点燃,“自己收拾屋子太麻烦,你也无视吧。”

久远寺有珠坐在(姑且算是整间屋子最整洁的)长沙发一隅,手中拢着咖啡杯——当然,里面盛的只是温水而已,速溶咖啡粉不论怎么说都太超过品味了。

“嗯,你收了弟子?”

“弟子倒还算不上,”橙子呼了口气,“虽然以相当的程度喜爱着人偶,却没有那份制造的天赋。”

“……”

室内清冷寂静,属于冬季的气味若有若无地漂浮着,密集的雨水经过窗户,在对应的整片灰墙上面投下了流动的蜿蜒的影子。

“那么,你亲自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橙子倚着墙,半开玩笑似的说道,“跟封印指定的逃犯有来往,被魔术协会抓到的话,你也会被连坐哦。”

有珠轻巧地放置好杯子之后,抬起脸看着对方:“我来取回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我不记得有…什……”

起初橙子还有些困惑,等她逐渐意识到有珠话中所指之物后,脸色有了微妙的改变。

对此,有珠无言地点了点头。

“原来是那个啊,”橙子背过身去,以故作洒脱的口吻回应道,“对大魔女来说算不上什么重要的宝贝吧。”

“的确。但是,有一定要用到它才能确认的事。”

“很遗憾,那只Ploy最初是你的遗失之物没错,但流失在外多年,物主改变也是理所应当的。”

“……是吗。”

有珠站起身,向前伸出手臂,用实际行动回答“我不这么认为”。魔力在她指尖汇聚,比室内光源要刺眼得多。此时,建筑物内部布置的复杂结界如投入巨石后的水面一般剧烈震荡着,数十个隐藏支柱点发出无声地尖啸。

“够了!”橙子取下眼镜紧捏在掌心,低声喝道,“到此为止,有珠。”

“……”

“认识这么久了,因为这种事情开战未免有点可笑吧?”

她的表情以及慢慢地蜷缩起手指的姿势,好像在空中触摸到了什么令人疼痛的东西。最终,有珠的手腕彻底垂落下来,目不可视的震动逐渐平息了。

“——事实上,那个东西已经被我拆解了,所以即使交给你拿走也不会有什么用处。”橙子从办公桌抽屉中取出一只盒子,打开盖子,其中放置着猫铃的残存物,每个部件都非常完整,没有遭到损坏,然而失去了蕴含的魔力,不过是一些美丽又精细的宝石碎片罢了。

橙子看上去在忍耐着焦虑的情绪,“至于结果也都一并告诉你好了。魔力倒是成功汲取出来了,但是依然不够,加上其他的东西全部投入也还差得远,赋予人偶生命需要的代偿太高了,我也是得意忘形,才会做这种明知道没有希望的实验。”

有珠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划过一丝失落。她垂下头,极小声地嘟囔了几句话。

 

“那个,我听到了哦。”

在有珠离开之前,橙子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比起人偶来说’,嗯?”与刚才自嘲又疲惫的神情不同,此时此刻,她的样子堪称容光焕发,“久远寺有珠,为何不大声质问我?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啊。”

“人偶的虚空投射着欲望,作为制造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比起人偶,我当然更渴望本物。”

她将有珠拉近,在已全然红透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fin——


冷die,自己割腿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