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突然想到的,一个没什么意思的小梗。


苍崎橙子/久远寺有珠

in空境




 

『——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拿下了,看到那群不识货的人目瞪口呆的模样,真是件乐事……啊,虽然没什么必要,我还是认为将现在的情况通知你一下比较好。是的,就是这样没错,黑桐。手头暂时没钱,今天不能发工资了。』

“事关生计问题,是不是应该将‘通知’改为‘商量’啊?!”

『啧,果然路上信号不好,听不清楚!我先挂了啊。』

“等、等等……”

大清早的忽然接到噩耗:老板为了买下一个没有实用价值的工艺品,不仅抛下工作跑到外省去,还一掷千金地瞬间用光了所有的流动资金。此刻的黑桐干也正体味着灵魂缓慢离体般的虚脱感。

苍崎橙子是个广义上的怪人,但是,她在冲动消费的方面倒是普通得相当了不起。毫无负罪感地把雇员两个月的工资花掉,还能笑意满载地说出“努力一下就不会饿死”的话来,真怀疑她灵魂之中人性的部分还残存多少。

这种事可不能习惯,等她回来一定要据理力争才行。他在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

 

今天理论上来说是发薪日,也没什么必须要完成的工作,黑桐干也收拾了一下桌子正准备离开,中途又改变主意,拿起了房门后许久没用的拖把。

可能是代偿心理与自暴自弃混合出来的奇怪念头,他突然想给工作场所做一下清洁什么的。

可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做个表面功夫也比想象中的工程量还要浩大。这栋半成品的毛坯房无论何时都自顾自地带着凌乱的氛围,整理出一大堆杂物件(还有些看起来相当的恐怖)又不知道搁在哪里才好——如果随便乱放惹得橙子因找不到东西而发怒,说不定还会被抓到把柄倒扣工资。最终结论是,留在原地不动为妙。

就这样,他一边伤感,一边慢吞吞地独自做着清扫工作,时间静悄悄地流逝着。

从上至下清理到二楼的时候,黑桐干也惊讶地发现,工作间里面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具人偶。

他很早就学会不对橙子的工作成果妄加评论了,但是这一个,看上去格外不同,不由得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一定要说的话,这具依照着仿佛人偶一般的少女塑造的人偶——自体已构成一种逻辑的怪圈,无需加入其他任何概念了,而且也带有与制作目的同样鲜明的,不打算将其完成的意向。

单看发型似乎有一点像自己的那位熟人,但面孔除了同样绮丽之外,人偶的五官并无两仪式特有的中性凛冽感,反之,带有童话森林般的柔美恬静。不知为何,大脑能够自动理解到这作品本身具有个性,一定是有其原型的。

领悟到这一点的干也如梦初醒,尴尬地低下头,移开了视线。

如果只是依凭幻想与个人审美造出的产物,从本质上仍是非人的存在,赤裸也无妨,不过像这种,唉,真希望橙子能记得多少遮挡一下……


“哟,你发现了了不得的秘密呢。”尽管是熟悉的嗓音,突然从背后冒出来还是能把人吓一大跳。

黑桐干也转过身,酝酿着情绪,打算跟这位老板严肃地谈论一下关于资金调度的问题,而对方却率先绕过他,走到了摆放着人形的操作台旁边,她的橙色欧泊领带夹闪闪发光。

“你听过蓝胡子的故事吗,干也君?”她用一种大人讲鬼故事恐吓小孩子时会用的语气问。

黑桐干也感觉到自己转来转去、像陀螺一样的样子让橙子心情更好了,他无奈地回答道:“至少他把秘密房间好好上锁了,而且住在豪华城堡里,也不用考虑饿肚子的事情。”

苍崎橙子完全不在乎地轻哼了一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烟来。

“唉,事已至此,算了。”他的目光随着橙子,一并落回到人偶的身上,真的是非常美丽的作品,“橙子小姐,这是你的新作么?她是……”一时间搞不清自己究竟打算问什么,也觉得用指代少女的词汇“她”似乎不太妥当,干也有点突兀地打断了自己的话。

“你是问她的名字吗?”已经取下眼镜的橙子掸了掸烟灰,露出冷酷如刀锋一般的沉思的表情。

“……啊,”黑桐干也注视着带着细小火星的飞灰慢慢下坠,散落在自己刚刚才清扫干净的地面上,喉咙深处发出了一个含义复杂的单音,“下来是不是打算说‘为造物命名就要负责任的’这一类的话题?”

“怎么会呢,”橙子感到好笑地摇摇头,“这个,你应该看出来了,我近期内都不打算完成她。处在暧昧的未完成状态,这样就足够了。”

“——至于名字,就叫Alice吧。”

完全不管给一个明显是亚洲人的少女人偶起英文名合适不合适,橙子就是如此笃定地说道。

她手里那个以重金购回,猫铃铛似的小玩意儿,清脆地响了一声。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