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星蚁】惊喜多多7

6戳



 

七、

 

 

 

假如Hank Pym再年轻个十岁的话,他的理智恐怕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一拳砸烂显示屏了。现在留下的教训是:如果一个人没有当老师的经验,就会搞不清楚哪些知识是本应该告诉学生而你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根本就想不到的。

——你怎么能在未经任何测试的情况下,驾驶一艘微缩状态下的外星飞船?!*%¥%&¥#……

在他自己还作为Antman叱咤战场的时候,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倒不是Pym博士对自己引以为傲的发明缺乏信心,那些经过他手验证的炸弹,干扰器之类的精密仪器,都已经确定了不会被粒子影响到性质,但是——该死的——外星技术,那完全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事儿了。

与Scott Lang的通讯已经陷入无应答的状态,耳机里静的可怕。

 

【……嗞嗞……】

声音很轻、很微弱,几乎听不见。Scott现在有些手脚发软,同时觉得胃里的午饭在翻腾。

他没费什么心思仔细琢磨这个,反正呢,自己肯定是久违的晕车了,真是万万没料到,对吧,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家去,坐在前廊下,吹着树荫下的小风,喝杯冰镇啤酒解解乏。呃,这么早就喝啤酒可能不太健康,还是选果汁饮料吧。

【喂喂喂?听着,你得……】

他迷迷糊糊探头看了一眼。发现有两个提着黑皮箱,穿黑西装还戴着墨镜,非常酷的男人,在他住的房子外面交头接耳,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像录音笔似的小棍儿,藏在手心里。

哦不,我是不会看那个灯的,想都别想。

【Scott!】

他——

妈的。Scott忽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什么玩意儿的软乎乎的驾驶座上,不知道自己正在干嘛。

面前的半透明显示屏上,荧光色的图标与数据混乱不堪,不时碎成马赛克又顽固地重新凝聚起来,周围急促的警报声令人被逐渐加强的烦躁和恐慌所笼罩,还有耳朵里盖过一切噪音的喊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我很抱歉,伙计,你还好吗?!醒醒?拜托——】

“我,呃,黑衣人……”Scott忍住突然袭来的剧烈头晕,语无伦次地回答道,“好吧,我——还行?”

Peter听上去如释重负。。

接下来Scott按照Peter的指导(混乱,但有效),用语音指令呼出了Milano的自动驾驶界面,输入了一个听起来很可疑的坐标。虽然搞不清楚用五个夹杂字母和符号的数据定位的原理是什么,但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在做完这一系列操作之后,飞船相对来说不再那么颠簸了,它已经正式进入了自动导航程序中。

“我说过的,对吧?”Peter的声音依旧断断续续,“放轻松,不要恐慌……嗷!你敢揍我……”他的后半句夹杂着像被静电电了屁股一样的声音,似乎交谈对象是什么别的人。

Scott听到对线隐约传来一串惊恐的尖叫,破碎声和咒骂声,存在感盖过杂音,强到无法忽视的程度,“怎么——怎么回事?你那里难道遭到袭击了吗?”

“啊,堵得太厉害,我只能从立交上跳下来了,”他恐怕意识不到,自己正在用满不在乎的口吻说出可怕的事情,“然后解决了一点小麻烦,借了辆车,好吧。”

“跳?借??”

“当然!借。别担心,我会在目的地等你的,”他像个高中生似的响亮地吹了声口哨,“好运常在,伙计。”

Scott还想问他点别的,比如,目的地是哪儿?你把Hope的新车怎么了?但通话已经结束。

至此,Scott——不管是否情愿——终于松了口气。

他产生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有点儿想把头盔解下来。一脑袋冷汗实在是捂得人难受极了,不过舱内仍然鸣响的警报声及时打消了他不合时宜的念头。Scott又愣了一会儿,转而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在这地方左晃晃,右看看,实际上也没什么他能努力的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他很快就注意到,这里面有个靠墙的区域,装潢气氛相当复古。

一个安装在墙壁上的磁带播放机,上面零星贴着略有些老旧褪色的镭射贴纸,还有一些做工粗糙的玩偶和食玩摆件,这些已经在街上找不到的小零碎勾起了一点儿Scott的童年回忆,他的唇边不由地露出一丝微笑。

 

Peter Quill具有一种混杂着无畏的男子气概和混帐的无赖作风的眼神,绝对是那种典型的超级玩世不恭者。

到现在,Scott已经差不多搞明白了,自称是Star-Lord的这么个让人感到无语的角色,他的身份介于雇佣兵和盗贼之间,或许应该说,是那种兴趣使然、不太能赚到钱的冒险家。这确实是一份很诱人的职业,更别提再加一个定语,宇宙的

但是并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对吧?Scott也想起来Peter说起自己身份时候的复杂表情。

等这事儿结束了,请他喝一杯Baskin Robbins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tbc——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