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徐金】转蓬 1

徐云风X金仲

设定不完全符合原著。


一、

 

 

“师父!”

 

黄坤刚推开店门喊了声,就看到个怪异的场景,张了张嘴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见师父和师叔俩人互相看着,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儿,金仲皱起眉毛,冷冷地哼了声,拂袖离开了。徐云风还坐在原地,摇头苦笑,黄坤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人刚才又在意念里面交流,看样子,结果不太愉快。

 

等金仲走远到不见影子了,黄坤才凑过去问:“师父,你们吵架?有什么好吵的。”

 

徐云风扯着嘴角,表情还僵着,“确实,没什么好吵的。”

 

“金师叔看起来很不高兴啊。”

 

“你说,他什么时候看起来很高兴过?”

 

师父外号不愧是疯子,有时候比小孩子还爱抬杠,黄坤懒得接话,只伸平胳膊,把网兜子里提着的两个酒坛子递给他。徐云风接过去拍拍,很快就开了一坛,一副借酒浇愁的样子。

 

灌了两口,徐云风说:“算了,告诉你得了,反正迟早都要知道的事。我刚才跟他商量说,如今诡道门下的徒弟都长出息了,剩下两个光棍师父,不如我俩结个伴,凑作堆……他不愿意罢了。”

 

“哦,这也难怪。”黄坤只点点头,坐在他身边抖脚,百般无聊的样子。

 

等了几分钟,没听到徒弟接上茬,徐云风这才扭过头来把他看着,“你这小子,怎么一点也不惊讶?”

 

“你跟方姐做同事好久,都没处到一起去,曾姐回来了,也不愿意跟曾姐去日本过好日子,”黄坤边挠头边说,“我猜,可能你有别的想法……”

 

“在我跟前装!”徐云风瞪了他一眼。

 

“好吧,好吧,”黄坤被他瞪得心虚,只得改口,“早先他在江里拿螟蛉救过我一回,自己被水猴子扯着也没落多少好,我当时扯皮说是他本事不行,用不好宝贝,他说‘有人用得好’的时候,脸上那个神情……对了,那会儿我就感觉出来,他很在意你这个人的,虽然还不知道你是谁呢,嘿。”

 

“我知道。”徐云风不咸不淡地应了句。

 

“后来拜师的时候看见你们两个一起,哎,我这眼睛灵嘛,稀里糊涂的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晓得了。”

 

“哈,你倒是心大,不在意这些。”

 

“我爷爷留下的事情还没搞明白呢,”黄坤对天翻了个白眼,“你是过阴人,那么有本事,说话都半遮半掩搞神秘主义的,这种私人问题,我管得着嘛。”

 

被徒弟呛声,徐云风叹了口气,不说话了,又拿出杯子来倒酒喝。

 

而黄坤却憋不住了,脑子里很多问题冒出来,小心翼翼地择出一个问:“难道是因为和你的好朋友王师叔关系不好?”

 

“王八?他们俩以前确实是很不对付,不过老一辈都走了,以前留的那些疙瘩,慢慢就解开了。见多生死的人,没有那么小气。”

 

“那照这样说,你们两个天天心有灵犀,看对方不是都跟明镜似的,还能有什么说不通的事儿?”

 

黄坤还存了个心思,趁着师父愿意跟他闲话的时候打听。他天赋过人,以后成就绝不会比师父差,但是感知和控制他人思想这一招靠学是学不来的。每次听这两个人说什么正事的时候话题都跳跃得厉害,他常常跟不上节奏,只能自己慢慢琢磨,偏偏他们都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黄坤心里憋屈之余,也很是好奇这种能力。

 

“哪能啊,”徐云风用食指点了点额角,“都是有这个本事的人,稍微一探就被发现了,而且金仲……他心事太多,藏得深。我不想逼他,走一步算一步吧。”

 

黄坤没出声,单做了个“怂”的口型,徐云风只当没看见。

 

“——不说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黄坤一拍脑门,猛地站起身来,“差点给忘了,昨天半夜里,有个叫邓瞳的人打电话找你,说有要紧的事。”

 

“邓瞳?”徐云风诧异道,“他怎么会打给你?”

 

“昨晚不是刮大风,弄倒了两棵树,给这边电线压断了。他先打到王师叔家,挨了董姐一顿骂,又打不通你的电话,就转到我这儿,还是楼下宿管大妈接的,”黄坤说着看了看表,“师父,怎么办啊?过了十几个小时了。”

 

徐云风摆了摆手,无奈道:“他找我一准没好事儿,要是真到火烧眉毛的境地,他就自己跑过来了,七个木的好命格,没那么容易出状况。”

 

正说着话,电话响起来,看来线路是已经抢修好了。

 

做人徒弟,虽然嘴巴上不用太客气,跑腿还是要勤快的。黄坤赶紧跑过去接起,一听,果然是昨晚那个声音,就把听筒递给师父。

 

邓瞳有点慌张的样子,嗓门放得很大,站在旁边也听得一清二楚。

 

“又要去河南?那边有本事的人很多,何必费这么大力气叫我过去。”徐云风推脱道,他前段时间全国各地跑了几圈,实在是懒得出远门。

 

“你本事大,最多两三天肯定能弄好,就帮哥们这一回,好不好?”

 

“可是……”

 

“保证不耽误你在那边的事——车马费我出,我出。”

 

得了这句话,徐云风想了想,答应了。

 

撂下电话,徐云风发现徒弟还站在旁边一直瞅他,笑着说:“这次你不用跟我去了,好好上课,把金仲给你讲的那些门道都记下来,回来我教你别的。”他把手指了一下耳朵,虽然没明说是什么,但黄坤猜测可能是听弦,就点点头,回学校了。

 

眼看徒弟也走了,徐云风又自酌自饮了两杯,觉得很无聊,索性把门面锁上,直接动身去汽车站。

 

取了票,刚好赶上一辆长途正准备发车,没料到上车抬头又看到了老熟人。徐云风瞅瞅票上印的座位号,又看过去,嘿嘿一笑,和木着一张脸的金仲坐到了一起。

 



-tbc-


经过反思,我脑子可能有坑,但是蛇哥真的发了好多糖。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