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依旧是龙崎郁夫X段野龙哉


青涩的学生时代。 屈服于废萌脑洞の我,已经管不了有没有被原作设定打肿脸了……


***

 

 


又来了。

这场雨,又下了起来。

看清楚些。只是亮出了警员证封面的钢印,就令人害怕得不敢动弹。

再……看清楚一点!瓢泼大雨把地上的血迹冲洗得干干净净。

仿佛回应着内心哀恸的呼喊,他缓慢地抬起头,僵硬的脖颈发出类似于干枯齿轮扭转的声音,然而,还是只能看到那对年幼的他来说太过高大的身躯,以及其腕上闪烁着冰冷金属光泽的手表。

那究竟是——————

 

就在此时,段野龙哉醒了过来。额角一阵阵抽痛,心脏正在胸腔中狂跳着。

路灯昏暗的黄色光线从窗户透射到地板上,严冬寒冷的夜气笼罩着熟睡的街道。段野龙哉坐起身,在枕边摸索到眼镜戴上,钟表的指针正在指向凌晨三点。

耳中似乎残留着有什么东西轻轻掉在地板上的印象。或许是因为这个轻微的落地的声音他才醒过来的,而龙崎正安静地发出规律的呼吸声。他环顾微暗的房间,原来是因为龙崎不太规矩的睡姿,他的上衣和外套从被子的上面滑落下来了,在地板上堆成一座皱巴巴的小山。

段野赤着脚走过去把衣服捡起来重新铺好,然后到桌前倒了杯水。暖水瓶的保温效果不差,杯子里的水蓬勃地冒着白气,可想而知,没有空调也没有地暖的室内温度也高不到哪里去。

——糟糕,镜片上蒙了一层雾……

一般来说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只能归结为自己还没有从那令人郁结的梦中清醒过来的缘故了。段野龙哉轻微地叹了口气,把眼镜取下来用衣角擦了擦。目前打工赚的钱也就只能供起租赁这样条件的房子,周围除了肮脏冷清的店铺之外,就剩下不知是否有人租赁的公寓与办公大楼的混合体。三流的街景,不入流的设施,不必推敲也知道是不适宜居住的地方。所幸,这个月自己使用假身份证明往股市里投的钱终于有所回报,凑足了正规住宅的保证金需要的数量,很快就可以搬走了。

不过,如果要混黑道的话,还是暂时不要佩戴眼镜比较好,然后再把头发剪短,看起来能多少凶狠点吧。为了身份保密,或许也不应该再和郁夫两人住在一起……

脑中这样思考着,虽然段野认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回到床前时,龙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裹在被窝里只露出头发乱翘的脑袋,瞪大眼睛盯着他,“是不是下雪了?”

“唔,还没有。”段野回头看了看窗外。虽然云层极厚实地低垂着,街灯下的地面仍然十分干燥。

“嘶哈……冷得好像掉进雪坑里一样。”

“你说的太夸张了。”

段野刚刚躺下,还没有盖好被子,龙崎就伸出手紧紧地搂抱住他,“哟,你身上也好凉,赶快暖一暖。”

面部皮肤可以感觉到略带潮湿的温暖鼻息,还有很淡的薄荷牙膏的味道。两个人面对面侧卧,额头也贴在了一起。段野愣了一下,两颊到耳朵的区域不受控制地升起热度,他立即从胳膊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屈起食指“邦”地敲了一下龙崎的额头。

“痛!”

“知道痛就不要闹了。”

龙崎露出雪白的牙齿笑了,“阿龙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害羞啊。”

“没有那回事,”段野为自己莫名的面红耳赤感到有些恼火,随即摆出严肃的说教式的表情,“你还记得明天不是周末吗,再不睡觉,早上起不来床我是一定不会叫你的。”

“知啦,知啦!”

……

……

“……郁夫,你在干什么。”段野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

龙崎赶紧把在段野眼前划来划去的手指缩回来,一脸无辜地笑着。“啊,只是发现阿龙睫毛真长啊,还特别多,忍不住数了起来。”

“你是小学生吗!”

“抱歉啦,别生气别生气~”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龙崎脸上一点反省的意思也看不见。

“不行,你一个劲儿捣乱可睡不着。”发现就算再严厉的眼神瞪他也完全不起作用,段野索性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但龙崎还是不依不饶地用手臂围过腰去,脸和额头贴在他的背上蹭来蹭去,令人不由得联想起某种毛茸茸的大型犬类。

“这样?保证不捣乱了。”

“……随便你了。”

大概是天生如此,无法习惯和人身体接触,但是唯独两个人是例外。不,如今,只有这一个人了。

龙崎的体温穿透薄薄的衬衫传到段野的背中。那么,胸腔中这不能平静的心跳声也一定反过来被他的耳朵扑捉到了吧。段野有些担心郁夫会就此说些令他不知如何回答的话,但他一反常态,一直保持着沉默。唯独在终于得以入眠之前,段野龙哉听到身后不甚清晰的低语。

“阿龙,晚安,做个好梦。”





&用一句话破坏气氛。

第二天大清早被身后♂硌醒的龙哉把尚且睡得迷迷糊糊的郁夫一脚踢下床,之后不禁细思自己的教育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