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周翔】New beginning

New beginning

 

 

夏季的阳光落在身上,令人昏昏欲睡。

正是假期末的一个周日上午,为了避开某些无孔不入的狗仔队,黑色轿车低调地开进了后院。

经过最初的五味陈杂之后,孙翔本以为自己能时刻保持一颗冷静的平常心,而此时站在轮回俱乐部的楼前,与第一次参加职业级比赛时充满自信的跃跃欲试不同,他是真的感到有些紧张了。

几个人从楼里小跑出来接待,帮他引路、运送行李。孙翔深吸了口气,迈开步子踏入轮回俱乐部的大楼。

 

此时在楼里走来走去的多是负责外围事务的工作人员,虽然每个俱乐部说的是封闭式管理,但约定俗成,家在本地的队员周末空闲时也可以回去看看,大概是这个周末如此冷清的原因,但他从签字到宿舍这一路上居然没碰到一位轮回的正式队员,倒是件挺稀奇的事情。

宿舍门锁是指纹感应的,孙翔推开门,行李都已经送了进来,就摆在客厅中央。套间装修得简洁大方,在他来的前两天已经布置好了诸如桌椅台灯之类的起居标准配置,在许多细节处都装饰着轮回的LOGO,有机玻璃制成的摆件也十分精美。

把行李箱往卧室里一推,孙翔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用力在头上耙了几下,水珠顺着发梢和脸颊流淌下来。

还记得他离开嘉世前登陆了一次游戏,手搁在键盘上没有动,只是静静看着自己的角色熟悉的背影,虚拟空间中的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和衣角,十分钟后孙翔按了关机键,账号卡也交上去办理转交手续。他知道外界对嘉世倒闭一事的种种评价,也已经知道自己身上的问题并非全是他人言过其实,人总要经过挫折才能成长,在一片灰暗中,轮回伸来的橄榄枝是难得的机会,他很珍惜,绝对不想失去。

 

咚咚咚。好像有人敲门。

找隔壁的?

心想刚过来估计也不会这么快就有人来,孙翔弯腰继续收拾行李,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翻出来,最熟悉趁手的鼠标和键盘也都带来了,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咚咚,咚咚。

敲门声仍在,节奏不紧不慢,很有礼貌。这回听清楚了,确实是敲自己的门。孙翔拉开门一看,竟然是个没想到的人。

“哎,周泽……队、队长?请进请进。”孙翔临时改口自己也觉得颇为别扭,把周泽楷让进屋之后便尴尬地卡壳了。他和周泽楷两个人见当然是见过的,熟却未必谈得上。只是刚签了约转会过来,这还没正式入队就喊起队长来了,对方该不会觉得他自来熟吧……

孙翔脑子里面瞬息转了这么些个念头,才想起来招呼对方进来坐,转头看到屋子里一团乱更觉头疼。

周泽楷若无其事地越过几双运动鞋在地板上布下的雷阵,也不催他,很有耐心地微笑着。而门口的皮沙发上堆着好几大袋子东西,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孙翔在屋里找到了饮水机却没找到一次性纸杯,翻了一阵决定放弃,头晕转向地进厨房洗玻璃杯去了。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有些无聊,终于没忍住好奇心,侧身往袋子里看了两眼,发现几个塑料袋里面都塞满了H市的土特产,紧接着又看到一张被袋子压住一角的纸,黑水笔字迹给涂得一团糟,上面详细地写着每个轮回队员的名字,后面标着备注。

“噗……”看到上面写了“周泽楷:天堂伞一把,真空包装叫花鸡,东坡肘子各两袋”周泽楷忍不住笑了,帮他把纸片塞回最下面,装作没发现的样子。

其实H市和S市离的很近,乘车往返不过一会儿的事情,稍微大点儿的超市里东西也全都有卖,送这些真没必要,但这一份心意却是十分难得的。

喝了两口水,钟表的指针已迈向十二点,周泽楷提出一起吃午饭的邀请,孙翔折腾各种手续表单折腾了一上午,早已经感觉饿了,便欣然和他一起前往。

 

轮回的食堂也装修的十分讲究,整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S市中心区繁华的街景。孙翔点了份标准餐,一荤两素一碗汤,拯救辘辘饥肠。由于初来乍到,餐卡还没发,周泽楷帮他刷过卡,自己只要了碗面,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闷头吃东西。

总所周知,孙翔不是一个擅长聊天的人,两句垃圾话就能把他给噎住;而周泽楷也很内向,非常内向,内向的没边儿了……基本可以不用指望他挑起什么有趣的话题。于是近半个小时过去,盘子里的食物见底了两人也没说上几句话。

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慢条斯理的周泽楷,孙翔心里略有些不自在。他原本以为周一才会和大家正式见面,还能有一天一夜的时间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没想到新队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彻底打乱了规划。孙翔以前对一枪穿云以及其后的操纵者这些年受到的种种赞誉颇不服气,觉得无非是商业造星活动,这枪王的称号大概炒作的成分更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而眼前这么个人,腼腆温和,就算在食堂吃一碗不带肉的拉面吧,也是很有风度的样子,温和的态度让人难生恶感。

两个职业玩家之间也没别的事好说,孙翔酝酿完心情,组织了一下措辞,开口道:“周队长,等会儿我们上游戏切磋切……”

这时,搁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断了他的话。周泽楷抱歉地笑笑,拿起手机按下通话键。

一接听就能听到对面声音极其嘈杂,好像有许多人在大呼小叫又笑又闹的,对方扯着嗓子费劲地不知对周泽楷说了什么,他“哦、嗯”了两声,挂断之后眼神示意孙翔再说一次。

“……等会儿有空么,我们切磋两把。”

“不行啊,”周泽楷想了想,补充道,“马上有活动了。”

孙翔脸上奋力凝聚起的微笑僵硬了,碎裂了……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那,那就算了。”好不容易找到的话题就这样被一口回绝了,孙翔堂堂斗神,自尊受到了创伤,心里相当不是滋味,他端着盘子起身,打算先走了再说:“我吃好了。”

谁知周泽楷也站起来,看了眼手表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有点早……”

“?”

“嗯,应该没关系,一起去吧。”

“去哪?”孙翔愣了。

“走吧。”周泽楷嘴角噙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回答。

 

孙翔满头雾水地跟随周泽楷坐电梯上到俱乐部十六楼的活动区,一路未停,他仿佛可以听见狭窄空间中两人的呼吸声,尴尬得直冒汗。

电梯门一打开,孙翔就彻底惊呆了,两眼发直说不出来话。

“队长?怎么这么早就来啦,不是说好歹拖到一点半么?”杜明从侧面的梯子上蹦下来,看到孙翔跟在周泽楷身后,挥着胳膊连连说道,“哎呀完蛋,长江长江,黄河已暴露。”

方明华在上面举着条幅另一端无奈地说:“黄河没完成任务就已完蛋,长江需要支援。”

“杜明你小子下去干什么,还没挂好呢!”吴启手脚利索地爬上去帮他。

“这是干嘛……”孙翔喃喃自语。看到眼前这一切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刚才周泽楷接电话就是说这事的,难怪没看到一个队友,都在这忙活着呢。

江波涛从后面走过来,把怀里的几个礼炮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马上被杜明和吕泊远几人瓜分了,他冲孙翔打了个响指:“当然是开欢迎会啊,你以为呢。”

此时头顶横幅展开,上面彩纸贴出五颜六色的大字:

“热烈欢迎孙翔加入轮回战队!”

 

孙翔鼻子发酸,数次想要开口又把话咽了回去。如果说眼前这些他尚且不太能和游戏账号外名字对上号的人,在孙翔眼中都曾只是一个个在比赛场上需要击倒的符号,那么从今以后,大家就将作为朝着同一个目标迈进的战友一起不懈奋斗了。

碰碰碰,香槟塞子蹦了出去,有人拧开礼炮,彩色的纸屑从空中缓缓飘落。孙翔有些局促地和大家一一握手,最后是周泽楷,他的手干燥而温暖,含着笑将折叠平整的新队服和队徽放在孙翔手上,和大家一起鼓掌。

 

往昔种种或痛或快都已抛在身后,而新的起点,就在此处。

 

 

——完——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