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狄鱼】尉迟真金传

仿纪传体古文翻译白话文

梗比较敏感 不打tag了……



尉迟真金传

 

 

尉迟真金,洛阳人,鄂国公尉迟敬德的四世孙辈。因为有胡人血统,赤发碧眼,外貌与寻常人区别很大。

尉迟氏传自于阗,世代习武,到他这一代时,就更是有名了。他少年时就以武艺高强著称,除了刀剑骑射之外,其余也几乎没有不擅长的,无论是寻常比武还是遭遇敌人,没有人能够战胜他。年岁稍长,拜入大理寺之后,也以行动能力和破案的速度著称,连续侦破了几起重案,被上司举荐为少卿。

他性格刚正暴烈,不为权贵所逼,处理公务干练无私,但争强好胜,做事不留余地。有人心怀嫉恨,便上书指责他手段太过残酷,比暴吏更加严苛,天后叫他当堂对峙,尉迟真金行礼之后恭敬地回答说:“大理寺所施刑罚全部依据法度,从来不敢有半分逾越。那些违背法律的人,不过是受到应有的惩罚而已。”高宗又问他在狱中的囚犯数目和所犯的条律,都回答得一清二楚。高宗笑着说:“治国之要,在于刑法,如果法律严苛的话,那么人民就会受迫害;如果法律过分宽松的话,那么就会对犯罪失察。你务必要让执法公正不偏,符合我的心意。”反而奖赏了他。

因为这件事,他受到了二圣的注意,时常被召入宫中面圣。尉迟真金非常谨慎,在二圣面前从不妄论时政,高宗和武则天都认为他是可以培养的人才,在尉迟真金破获江浙贩卖私盐一案后,很快就再次受到封赏,升为从三品大理寺寺卿。所以说,尉迟真金连续升迁的速度少有前例,并不全是因为祖上荫泽的缘故。

尉迟真金每次办案都身先士卒,不畏惧身体受伤,维护自己的属下到了其他官员不能理解的地步,虽然很少说激励人心的话语,仍然非常受下属的尊敬,都以跟随他而感到骄傲。在龙王案中与狄仁杰相识,起初对他非常不满,认为狄仁杰自作聪明,任意行事缺乏拘束,将会破坏大局。一起遭遇过很多危险之后,摒弃前嫌,成为可以交付性命的好友。他私下里曾赞叹狄仁杰说:“这是心里有天下的人。”并主动将自己高超的武艺教授给他,没有藏私。协助狄仁杰破获了许多重要的案件,维护了百姓的利益和国家的安宁。

高宗驾崩后,狄仁杰不支持武则天登基,谋划反叛的消息流传出来,朝廷上下都十分震动。尉迟真金当时奉旨在江西查办彭氏灭门案,听闻这个消息,就匆忙地赶回洛阳,路上累死了四匹骏马,终于亲手将狄仁杰抓住,投入监牢之中。武则天平日非常信赖和仰仗狄仁杰,盛怒之下,拍着座椅的扶手大声说:“我有什么亏待的地方竟然让你如此?”并且想要立刻处死他,百官担心被连坐,心中不赞同却不敢说出,唯有尉迟真金以自己的功劳为他求情说:“狄仁杰一向忠正,广有人望,此时如果仓促处刑,是否会令天下失望?希望陛下特垂详查。”武则天这才冷静下来,狄仁杰得以免除死罪。此后又很多次在朝廷上为狄仁杰申辩,引起了武则天的不满,将他革职关入大牢,受过几日刑罚之后,很快就放他出狱,命令他在家中反省自己的过错。

有人看出这是态度回转的征兆,劝他去见武周皇帝,或许会再次受到重用,尉迟真金说:“确实是这样啊。”来人以为他已经答应,便告辞而去了。

第二天,尉迟真金上书称病辞官,武则天准许了他的请求。尉迟真金把家中仆人全都遣散,却换上了正式的服装在院子里静坐,没有表现出动身的意向。他曾经的下属邝照当时已经离开大理寺娶妻生子了,赶来求见,落泪而泣,说不出话来。尉迟真金对他说:“我知道的事情太多,她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我离开呢?你若再这里继续停留,恐怕也会受到牵连。”邝照为人忠义,长跪在院外不起身,于是尉迟真金怒不可遏,拔出佩刀劈裂了石桌逼他离去。

到了深夜的时候,外面传来盔甲与铁器碰撞的响声,披甲武士与内侍总计三十余人走进来,手中的盘子上面放置了酒壶与酒杯。器具的精美,不是寻常所能见到的样式。尉迟真金看到之后感叹地说:“我承蒙皇上的恩宠,一刻也不敢忘,只可以死相报。”

内侍为他倒了酒,却畏惧他的武功和气魄,不敢发出声音催促。月上三竿时,被尉迟真金忽然起身所惊吓,失手打翻了托盘,尉迟真金在落地前将杯盏接住,对着天上的月亮,大笑着说:“总落人一步,虽然早已是知交好友,心中也常常有所不满,唯独这件事我比你更快,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夺过酒壶,毫不惧怕地喝下了毒酒。

当时的时局非常混乱,武则天认为这件事流传出去会引起动荡,不能让别人知道,于是便没有发丧。寻常的人大都以为他已经辞官离去,只是把他过去的事迹当做演义传说讲述。最终下葬的地方,没有人能够确切地指出来。

 

 

 ——完——

 

高宗一段话借用自《旧唐书•列传•唐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