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

缘更∅

或许在没有古战场的时候诈尸

©酒色财气
Powered by LOFTER

这篇想了个结局。


一个好日子。Neil Young在台上边弹边唱,这是场私人演出,台下听众都是他的老朋友,所有人都很放松,很投入。Curt需要火来点烟,但他找不到自己的火机了。

需要这个?

哇哦,竟然不是火柴。Curt揶揄道。鬼鬼祟祟带着帽子,我早就看到你了。

我也是。

不错。

嗯,我听到了一些风声,好的那种——关于复出的,所以,决定了么?

你不如换几个词儿。

Billy笑了。的确。他点点头,重新问道,你已经准备好了?

他们一起微笑,不需要说更多话。

Neil Young的吉他重新起了个调,引来一片心有灵犀的大声喝彩,他冲每个人点头致意。...

前情见这篇


 苍崎橙子/久远寺有珠

in空境




那一天,发生了几件奇妙的事。

 

因为冬日糟糕的天气以及附加的心情问题,苍崎橙子推迟了半小时上班,待她锁好车门转过身时,忽然看到一名撑着黑色洋伞的女人,留着长度刚刚过肩、整齐亮丽的黑发,站在不远处与她静静对视着。

“——哎呀呀,这可真是。”

即便是橙子,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

“最近资金短缺,好品质的茶叶还没补货,上楼来杯咖啡如何,有珠?”

 

“先前在我这边打杂的孩子们遇到了点儿麻烦,有一阵子没来了,”橙子从盒中抽出一根烟,在手指间翻转了几圈,并没有点燃,“自己收拾屋子太麻烦,你也无视吧。”

久远寺有珠坐在(姑且算是整间屋子最整洁的)长沙发一隅,手中拢着咖啡杯——当然,里面盛的只是温水而已,速溶咖啡粉不论怎么说都太超过品味了。

“嗯,你收了弟子?”

“弟子倒还算不上,”橙子呼了口气,“虽然以相当的程度喜爱着人偶,却没有那份制造的天赋。”

“……”

室内清冷寂静,属于冬季的气味若有若无地漂浮着,密集的雨水经过窗户,在对应的整片灰墙上面投下了流动的蜿蜒的影子。

“那么,你亲自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橙子倚着墙,半开玩笑似的说道,“跟封印指定的逃犯有来往,被魔术协会抓到的话,你也会被连坐哦。”

有珠轻巧地放置好杯子之后,抬起脸看着对方:“我来取回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我不记得有…什……”

起初橙子还有些困惑,等她逐渐意识到有珠话中所指之物后,脸色有了微妙的改变。

对此,有珠无言地点了点头。

“原来是那个啊,”橙子背过身去,以故作洒脱的口吻回应道,“对大魔女来说算不上什么重要的宝贝吧。”

“的确。但是,有一定要用到它才能确认的事。”

“很遗憾,那只Ploy最初是你的遗失之物没错,但流失在外多年,物主改变也是理所应当的。”

“……是吗。”

有珠站起身,向前伸出手臂,用实际行动回答“我不这么认为”。魔力在她指尖汇聚,比室内光源要刺眼得多。此时,建筑物内部布置的复杂结界如投入巨石后的水面一般剧烈震荡着,数十个隐藏支柱点发出无声地尖啸。

“够了!”橙子取下眼镜紧捏在掌心,低声喝道,“到此为止,有珠。”

“……”

“认识这么久了,因为这种事情开战未免有点可笑吧?”

她的表情以及慢慢地蜷缩起手指的姿势,好像在空中触摸到了什么令人疼痛的东西。最终,有珠的手腕彻底垂落下来,目不可视的震动逐渐平息了。

“——事实上,那个东西已经被我拆解了,所以即使交给你拿走也不会有什么用处。”橙子从办公桌抽屉中取出一只盒子,打开盖子,其中放置着猫铃的残存物,每个部件都非常完整,没有遭到损坏,然而失去了蕴含的魔力,不过是一些美丽又精细的宝石碎片罢了。

橙子看上去在忍耐着焦虑的情绪,“至于结果也都一并告诉你好了。魔力倒是成功汲取出来了,但是依然不够,加上其他的东西全部投入也还差得远,赋予人偶生命需要的代偿太高了,我也是得意忘形,才会做这种明知道没有希望的实验。”

有珠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划过一丝失落。她垂下头,极小声地嘟囔了几句话。

 

“那个,我听到了哦。”

在有珠离开之前,橙子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比起人偶来说’,嗯?”与刚才自嘲又疲惫的神情不同,此时此刻,她的样子堪称容光焕发,“久远寺有珠,为何不大声质问我?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啊。”

“人偶的虚空投射着欲望,作为制造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比起人偶,我当然更渴望本物。”

她将有珠拉近,在已全然红透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fin——


冷die,自己割腿肉……

【贺菲/埃兰】交!盆!友!

除了这俩人之外还有一点点罗登/西撒

and 莉莉是我的!【×


>>>>


“埃兰埃兰!你终于来啦!”莉莉离得远远地就在使劲儿地招手。

唉。

埃兰心中委实很渴望掉头就走,如果不是想起了罗登会长曾把他从飞艇上丢下去的恐怖场景的话,他真的会这么做。

“这边!在这边!你在看哪里啦!”

“……………………唉。”



若要问他为什么非得到奇面族舞会来遭这个罪,还得从头说起。

昨天在耀月林例行狩猎,然而战斗过程却不太顺利。埃兰和莉莉在回程的路上,又一次爆发了关于维持同伴之间友善的关系...

【曾通/陈】余烬

原作:大地的谎言

我信仰般追随你

你追随死亡

 

——《忠诚》

 

 

 

 

余烬

 

 

 

阿舜梦到过这些。

无论是在戈壁上像个受惊的动物一样不敢合眼,还是回到城市里以后,把整张脸埋进柔软的被褥时。

梦里面次次都是差不多的东西。

一个模糊的人影,准确地说是背影,被书桌上跳动的烛光投进视野里,朦朦胧胧一层发亮的轮廓。制服贴在他瘦削而挺拔的背上,哪怕是让目光轻轻一碰,也能触摸到他突出的肩胛。

四周寂然,那个人落笔几乎没有停顿,还是那胸有成竹的作派。他甚至能从监狱陈腐的空气中呼吸到...

突然想到的,一个没什么意思的小梗。


苍崎橙子/久远寺有珠

in空境


『——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拿下了,看到那群不识货的人目瞪口呆的模样,真是件乐事……啊,虽然没什么必要,我还是认为将现在的情况通知你一下比较好。是的,就是这样没错,黑桐。手头暂时没钱,今天不能发工资了。』

“事关生计问题,是不是应该将‘通知’改为‘商量’啊?!”

『啧,果然路上信号不好,听不清楚!我先挂了啊。』

“等、等等……”

大清早的忽然接到噩耗:老板为了买下一个没有实用价值的工艺品,不仅抛下工作跑到外省去,还一掷千金地瞬间用光了所有的流动资金。此刻的黑桐干也正体味着灵魂缓慢离体般的...

【AO】浸透

Anakin×Obi-Wan


不太懂怎么打tag……啊总之,这是一篇比较污的肉,没有然后了QAQ

点我


顺便提下标题来自SUILEN的浸透して

老爹拍的,内蒙风光

【星蚁】惊喜多多7

6戳


七、


假如Hank Pym再年轻个十岁的话,他的理智恐怕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一拳砸烂显示屏了。现在留下的教训是:如果一个人没有当老师的经验,就会搞不清楚哪些知识是本应该告诉学生而你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根本就想不到的。

——你怎么能在未经任何测试的情况下,驾驶一艘微缩状态下的外星飞船?!*%¥%&¥#……

在他自己还作为Antman叱咤战场的时候,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倒不是Pym博士对自己引以为傲的发明缺乏信心,那些经过他手验证的炸弹,干扰器之类的精密仪器,都已经确定了不会被粒子影响到性质,但是——该死的...

【弓枪】守密者

5th弓枪

纯荤,请慎重阅读


图片版点击就送

【封不觉X王叹之】一起排个本?(1)

基本是坑,懒加注释,随便玩玩,且看且忘【。

CP:封不觉X王叹之


一起排个本?


…………


【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您的小队正在加入团队生存模式(噩梦),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两人。】

【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

【匹配完成,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开场白是老电影翻译腔,慢悠悠地在耳边响起。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